十八屆三中全會將對未來全面深化改革作出新的戰略性選擇。在新的改革邏輯中,轉變政府職能無疑將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改革從哪裡著手?改革的難點重點何在?對改革的前景預期如何?帶著這些問題,《經濟參考報》記者日前求採訪了中國行政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
  經濟參考報》:如何通過深化行政體制改革,加快轉變政府職能的步伐,成為我們面臨的一個關鍵性問題。作為我國行政改革領域的權威專家,您如何評價新一屆政府上任以來為實現職能轉變所採取的改革措施?
  汪玉凱:新一屆政府抱著“壯士斷腕”的決心採取了多項措施:一是快速部署了改革方案的實施。在新一屆政府召開的第一次國務院全會上,就對已經確立的各種改革選項,包括轉變政府職能的六大舉措中所涉及的具體內容,逐一落實,明確參與單位和責任單位,併列出了改革完成的時間表。二是取消和下放了221項行政審批事項。簡政放權、改革行政審批制度,是這次行政體制改革與轉變政府職能中的關鍵。為了儘快落實改革方案,新一屆政府成立以來,已經分四次取消和下放了221項行政審批事項。三是及時修訂相關法律和法規,為行政審批制度改革提供法制保障。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次會議上,對煤炭法等12部法律進行修改。此次修改,正是以立法手段推進行政審批改革,也是對以往改革成果的固化。其核心就是取消和下放行政審批權。四是在上海設立了首個自由貿易區,在行政、法律、經濟等不同層面取得了重要突破,成為打造經濟升級版、深化改革的重要風向標。
  經濟參考報》:新一屆政府為什麼如此重視行政體制改革,積極要求轉變政府職能?
  汪玉凱:新一屆政府成立以來,李克強總理多次提出要打造中國經濟升級版,並將之作為國務院工作的重大戰略和目標。之所以如此,從根本上說,是與整個“十二五”期間我們必須堅持轉變發展方式這條主線息息相關的,經濟升級也倒逼著政府職能轉變。
  一方面,傳統的發展方式在某種意義上說很難再維持下去了,可將之概括為四個難以為繼:低成本出口戰略以美國的金融危機爆發為標誌難以為繼,低端產業主導的經濟結構難以為繼,資源和環境的傳統使用方式難以為繼,收入分配不公等引發的社會問題使社會穩定的大局難以為繼。上述現象說明,轉變發展方式只能硬著頭皮往前走,不能後退。
  另一方面,目前中國經濟下行的壓力也在加大,如果繼續過度依賴投資等經濟刺激手段,可能會帶來產能過剩等更大的問題。
  因此,確立新的思維,比如避免流動性泛濫,大幅放活市場,通過轉變政府職能向市場和社會放權,激發市場和社會的活力,無疑是一條有持久效力的發展之路。這樣,不僅能把“十二五”提出的轉變發展方式這條主線貫穿始終,而且還有可能走出一條在痛苦 中 打 造 中 國 經 濟 升 級 版 的 新 路徑。
  正是從上述意義上,轉變政府職 能 成 為 實 現 經 濟 升 級 的 重 要 前提,顯得尤為重要,也十分緊迫。因為不管是發揮市場的作用,還是向社會註入活力,關鍵的障礙還在政府管理本身,只有大刀闊斧地改革政府,簡政放權,減少政府對市場、社會不需要的干預,更好地釋放市場、社會的能量,中國經濟的升 級 才 有 希 望 。 這 是 一 條 也 許 痛苦、艱難的道理,但我們必須有這樣壯士斷腕的決心和勇氣。
  《經濟參考報》:轉變政府職能的目標早在1988年第二次機構改革中就提出,後來歷次行政體制改革都把轉變政府職能放在重要位置,也取得了很大的進展,但是當前,政府在公共治理中管的過多的問題仍然比較突出,越位、錯位的問題也比較嚴重,直接影響了市場配置資源的基礎性地位,也影響了社會作用的發揮。您認為,造成這些問題的原因是什麼?
  汪玉凱:這些問題大都與政府職能轉變不到位有直接關係。
  具體來說,目前制約我國政府職能轉變的關鍵因素主要有三:一是行政審批事項依然過多,少數地方、部門設置審批、許可的隨意性大,程序不規範,暗箱操作以及公務員的審批自由裁量權過大。在一定意義上說,目前我國這個行政審批結構,是從計劃經濟體制轉向市場經濟體制過程中出現的一個“怪胎”。這個“怪胎”束縛了企業、公民參與經濟活動的積極性,也極容易滋生腐敗。許多曝光的腐敗官員,其腐敗行為、權錢交易等,多數與此有關。二是部門利益成為影響政府職能轉變的重要因素。有人把部門利益形象地概括為“權力部門化、部門利益化、利益個人化,個人利益被法定化”。而少數政府的部門利益傾向,也成為政府與民爭利、甚至出現公權力侵害公眾利益的主要罪魁。因此,如果部門利益不能得到有效的遏制,包括簡政放權在內的行政審批制度改革、轉變 政 府 職 能 , 都 很 難 有 實 質 性 進展。三是政府官員的管理理念,也是影響政府職能轉變的重要因素。由於我國長期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一個地方G D P增長對官員的升遷往往影響很大,一些黨政領導的意識中產生了對G D P的過度依賴,自覺不自覺地形成政府過多干預經濟的思維,片面理解政府的基本角色和功能定位,這對轉變政府職能無疑形成了潛在的阻力。因此,促進政府職能轉變,如果不能從價值層面和觀念層面有所突破,很難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經濟參考報》:本次國務院機構改革與轉變政府職能改革方案中,把轉變政府職能放在了突出的位置,是否就是要解決上述問題?未來深化改革應從哪些方面入手?
  汪玉凱:我認為要實現這個目標,除了認真落實改革方案中提出的轉變政府職能的六大舉措外,還要圍繞改變公務人員的政府管理理念、抑制政府部門利益以及進一步深化行政審批制度改革等三個方面做文章。
  從政府管理理念來看,最關鍵的要使所有公務人員都明瞭政府基本職責和功能定位:政府不是社會財富創造的主體,政府是一個營造環境、提供服務和保障社會公平正義的主體。只有企業和公民才是社會財富創造的主體,政府不過是為所有財富創造主體提供服務的權威公共機構。
  從抑制政府部門利益來看,最關鍵的是要在理順各個部門之間的職責權限的基礎上,割斷政府部門與 其 監 管 服 務 職 能 之 間 的 利 益 鏈條,割斷公務人員與所履行的行政職責之間的利益關係,保持政府的公共屬性,擔當起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責任。對那些與民爭利、侵害社會公眾利益的行為要嚴懲不貸,並嚴格規範政府公務人員的收入,從根本上清除政府公職人員的灰色收入地帶。儘管這項改革有很大的難度和阻力,但從規範政府的行為和轉變政府職能的要求來看,必須如此。
  從進一步深化行政審批制度改革來看,關鍵是要從整體上對目前我國不盡合理的行政審批結構進行再評估,並通過國家層面的行政審批 專 家 評 估 團 隊 , 進 行 科 學 的 論證,在此基礎上,再進行一次全面的清理和改革,使其趨於合理。同時要嚴格行政審批、許可設立的程序,建立相應的責任追究制度,提高設立行政審批和許可的門檻,使之逐步制度化、法定化。
  《經濟參考報》:最後,請您談談個人對改革前景的預期?
  汪玉凱:整體上看,我對今年乃至未來5年我國轉變政府職能的改革趨勢,持審慎樂觀的態度。
  編者按
  值此改革進入攻堅期和深水區,對外開放進入新階段的關鍵時刻,舉世矚目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即將於11月在北京召開。社會各界都對這次為新時期改革定調的全會報以殷切期望,希冀全會為未來十年乃至更長時間中國經濟的轉型發展指明方向和路線。
  經濟參考報》從今天起推出一組特別報道———“深化改革轉型發展專家談”,專訪十多位國內不同研究領域的著名專家,以當前社會普遍關切的問題為切入點,請他們就未來深化改革的重點領域與突破口闡述觀點、發表見解。
(編輯:SN098)
創作者介紹

jm34jmuaj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