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評論
  □牛日成
  公園內高檔餐廳要調低收費標準,一律不得為行政事業單位開具餐飲發票,餐廳合同到期一個關停一個……一場被認為“史上措施最嚴”的整治公園食肆行動正在廣州展開,成敗備受關註。
  廣州市園林部門此番向“吃喝公園”開刀所表現的姿態之高、決心之大確實罕見。這看上去與中央媒體兩度曝光廣州公園食肆泛濫有關係,而更大的壓力無疑來自中央大力整治“會所中歪風”的嚴令。如此之下,其整治實效就值得拭目以待。
  公園公共資源被大量占用搞飲食等商業經營,尤其是搞高檔餐廳、會所給少數人享受,民怨由來已久。基於過去對公園食肆“整治一直沒停”而效果欠佳,甚至舊疤未愈新傷又起,此次擺開了“決戰”之勢,但相關措施卻有“病急亂投醫”之嫌。如要求餐廳調低收費標準與不准給行政事業單位開發票,顯然超出園林部門的行政權力範圍,與“法授權而為”的行政原則相悖,其可操作性也相當存疑。到底降價多少才算合理?不准為部分單位開發票是否違反稅務規定?昨日《羊城晚報》披露仍有列入“較為高檔”的餐廳給事業單位開出發票,菜價下調子虛烏有,顯示園林部門的指令約束力有限,甚至“有姿勢無實際”。
  整治若務求必勝,無疑須直面公園食肆泛濫的根源。公園高檔餐廳、會所哪怕規劃、報建上不是違法建築,也是行政亂作為之下另一種意義的“違法建築”。園林部門稱,公園絕大多數屬財政“差補”單位,所以要“創造收益”,這看似有苦衷,但無收支賬本的詳細公開,何以讓人相信?即便如此,也絕非可占用公共資源大搞高檔餐廳、會所來創收的理由,而應從財政上解決。
  與此同時,“整治不停”背後連串疑竇也待解。如:流花公園內貌似“白宮”的高檔餐廳,其前身因人大代表政協委員質疑而被迫關門走人,新的“白宮”如何能在“是非之地”冒出來?綠島西餐一度“壟斷”各大公園,其他西餐廳難以拿到經營權,有無權力尋租?作為加拿大卑詩省與廣東友好省份友誼見證的珠江公園一處園林景觀,是誰膽敢將它變成“尊貴人士”的“私人會所”?既然明知一些商家經營中偏離合同,“走樣”了,監管部門為何長期聽之任之?此前市民投訴,輿論炮轟,數番“嚴厲整頓”為何總是雷聲大雨點小?園林部門稱整治中“承受了非常大的壓力,也受到了很多干擾”,壓力與干擾來自何處?
  面對諸多疑惑,不難想象,高檔餐廳、會所的背後並非公園“創造收益”這麼簡單。若無中央整治“會所中歪風”的嚴令與中央媒體的連番曝光,誰能向那些可能“有來頭”的高檔餐廳、會所開刀?此次整治會不會陷入“一陣風”的窠臼,“風頭”過後會否又卷土重來?
  因而,公園管理必須有長效機制支撐,制定專門法規以規範無疑有其必要性。否則,“無法可依”往往就會成為政府部門卸責的“萬金油”。同時,園林部門稱今後如何設置餐飲點將根據公園的詳細規劃來確定,看上去似乎不會再亂來了,但因為公園固有公共資源的特性,其使用規劃制定理應尊重民意。具體而言,公園作為公共活動空間,對公園餐廳“一刀切”關停體現了治理的高姿態,卻顯得粗糙。公園內選擇合適的地方保留和增設適量的餐廳,向市民提供配套服務有其必要。唯一的前提是,必須堅持大眾化,而不能搞成讓平民百姓望而卻步的高檔餐廳和只對“貴族”開放的會所。
  牛日成  (原標題:整治公園食肆還需追問“有無內幕”)
創作者介紹

jm34jmuaj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