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乾榮
  張秉貴,一個極其普通的名字,卻是一個不凡的勞動英雄。秉貴1987年因病去世,為紀念他,全國總工會、商業部和北京市委,在王府井大街“北京市百貨大樓”門前廣場,為他造起一尊塑像——他在這個被譽為“中國第一店”的大商場,服務32年。
  在寸土寸金、各色店鋪鱗次櫛比的王府井大街,百貨大樓正門廣場,稱得上寬闊敞亮。張秉貴塑像位置,因距樓體較近,其前方開闊地面,不但可供人來人往,還能方便人們在各個角度瞻仰塑像。我心裡,那廣場幾乎可稱一塊“聖地”。
  塑像雖為半身,卻給人十分偉岸的感覺。它再現了張秉貴的風采,尤其把秉貴叔那張憨實的笑臉,凸顯得分外燦爛。塑像基座陳雲題詞“一團火精神光耀神州”,更襯托出張秉貴其人的深遠影響。
  王府井為步行街,整日人流如織。凡出入北京市百貨大樓的顧客,或打樓前路過的游人,無不駐足、迴首,為這尊栩栩如生的塑像所吸引,並對張秉貴大叔肅然起敬。
  張秉貴塑像,因其意義的特殊,因其與高大樓宇、寬闊廣場和慕名而來的游人的和諧關係,被譽為“燕京第九景”。
  是的,平凡的商業零售單調操作,被秉貴大叔升華為一門藝術。他的創造性勞作態度和寶貴的服務精神,將通過這尊塑像,經由這個“景點”,更加發揚光大。
  然而前幾天我去王府井辦事,路過這家百貨大樓,所見卻令我十分不快。
  我自然不免要瞻仰張秉貴塑像。而廣場卻被不知哪個商家用板子圈了起來。板上所寫所畫,我無心細看,也許不外展示、推介商品之類。
  當然商人們還算沒有全然不顧地“圈地”——他們給張秉貴塑像留了一條細縫,路人可從縫間窺到縮於其中的塑像。
  但在如此狹窄的一條縫隙里看那尊莊嚴的塑像,卻怎麼看怎麼彆扭!我心頭立時滲出一個念頭,“張秉貴被擠壓了”。整個廣場,被切割而顯得零亂瑣碎,“畫面”甚為弔詭。
  是的,王府井大街,地盤金貴;商業時代的舉世繁華地,其地盤,是“金貴”的二次方。
  我確實看到,本是“步行街”的這條街道,人頭攢動自不必說,連大街兩旁,也擠滿了人。而就在大街雙側、商店門前的路面,每隔一段,便有賣冷飲或其他商品的臨時貨攤冒出,熱鬧非凡。摩肩接踵的行人,不得不挨著一個個商棚,磨磨蹭蹭,艱難前行。濡濕天,慣於赤膊逛街的“北京爺”,難免相互揩汗……
  百貨大樓門前廣場,或許也耐不住寂寞了——它就那樣,把秉貴大叔似隔非隔了。當然,它給秉貴叔留了一條間隙,這是我要感謝它的;否則,好不容易去一趟王府井,連我仰慕的秉貴大叔也見不上一面,看不到他那感染了無數顧客的招牌式笑容,順便重溫他的“一抓準”、“一口清”事跡,給自己渾渾噩噩的日子添一點生力,豈不是更遺憾!
  據說,北京市百貨大樓把秉貴叔的畫像弄成了前衛的“波普”風格,在商店廣為張貼,令前來購物的時代青年,連呼“萌翻”。它還擬在大樓一層,建一個“張秉貴紀念館”。但在那方廣場的用度處置上,它為什麼那麼短視,那麼不顧“面兒”呢?摩登也許勝於寫實,但在“大面兒”上,金錢真的重於精神嗎?有張秉貴立在那裡,那可是百貨大樓的“名片”!
  補記:老店北京市百貨大樓,曾被北京市民稱為“老百姓自己的購物天堂”。吾友瓜田兄,是日與我參加同一活動,欲在此買一襯衫,問價,1300元,嚇得瓜兄忙說:“太便宜了!咱要1萬元的,有嗎?”我於是想到,當年賣幾毛錢一斤糖果的張秉貴,他如在世,會不會改賣天價襯衫……
  正是:塑像須“解放”,生意為百姓。秉貴精神傳,時時勿忘本。
  (原標題:給張秉貴留了一條縫)
創作者介紹

jm34jmuaj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